關於部落格
  • 20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那一夜他抱著我喊別人名字[圖]

讓你能達到你的目的又能讓他心甘情願的做,那就是你帶人的本事了。兼職



養父受傷,我的天塌了

  我出生在一個貧窮、封建的關中農村。我的出生使原本欣喜的奶奶憤怒了,我上面有一個姐姐,爺爺奶奶盼星星盼月亮地想抱孫子,因為媽媽懷著我時,奶奶就跑到幾十里外的廟里算了一卦,廟里的大師說絕對是個男孩,但當我來到這個世界時,他們都傻眼了。在咬牙切齒地看了我9天后,把我抱給同村一對忠厚老實、沒有生育能力的夫婦,這對夫婦成了我現在的父母。

  從小我就性格孤僻,因為小朋友們都不和我玩,我經常從他們口中聽到什么“不是親生的”、“野娃娃”之類的話。當我哭著跑回去問我的養父母時,得到的則是一頓打罵,從此我就更加沉默了,而我和他們競爭的唯一方式就是學習,以優異的成績來擺脫內心的自卑和他們的嘲笑。

  從小學到初中,我的成績一直名列前茅,獎狀貼滿了我們家的半面土墻。本以為我的人生可以看見陽光,但命運捉弄人,我以全年級第二名的成績考上縣里的重點高中,拿到錄取通知書的第三天,我的養父為了給我掙學費,去給蓋房子的人家挖土,一拖拉機土能掙兩塊錢。當父親拿著當天掙到的不到40元錢正數的時候,他身后的土崖突然塌了下來,把他的兩條腿埋在了土里。



  當別人跑來告訴我們這個消息時,我母親暈了過去,而我只覺得我的天塌了。當我再看到父親時,他的兩條腿打著石膏,被診斷為粉碎性骨折,即使治療效果好,生活雖可自理,卻不能干重活了。母親是個老實巴交的文盲,我們家失去了唯一的勞動力。

  當天晚上,我拿出紅彤彤的錄取通知書,感到它好重好重。我劃著了火柴,當那個紅本本的火焰在我面前一跳一跳晃動時,我竟然沒有掉一滴眼淚,因為我知道眼淚在殘酷的命運面前是那么蒼白無力。如果父親不出事,我的命運又將是另一番情景了。

  第二天,我來到村里辦的磚場拉板車,包工頭以嘲笑的眼神看著我,我一賭氣,拉起身旁的一輛裝滿磚坯的車子大踏步向前跑去。那一刻,我的淚水涌出了眼眶。不是因為別人的嘲笑,只恨為何自己不是男兒身。

  那年,我在磚場度過了一個痛苦而又充實的夏天,那年我16歲,體重45公斤,身高不足160厘米,而一車磚坯足足有100公斤。當夜晚來臨,除了身上的疼痛,更多的是內心的苦楚,而我不能向任何人哭訴,因為這就是命運。



他抱著我,喊著別人的名字

  那年,在短短的一個月時間,那家該死的中介所在騙了我們每個人2000元的血汗錢后,突然從地球上消失了。我蒙了,我的錢沒了,我南下打工的夢碎了。我失去了方向,正在這時,遠在寧夏的同學打電話說她那邊還不錯,問我是否愿意去。

  我還有選擇嗎?簡單收拾了行裝,買好車票,于第二天下午踏上了開往大西北的火車。望著昏黃的太陽,我不知等待我的會是什么。我更沒有想到我會在那里遭遇我一生唯一的愛情。

  當我踏上寧夏的土地時,寒冷充斥了整個身體,而我的心更冷。由于我沒學歷,無一技之長,只能找一份管吃住,只掙不花的“好”工作——飯館。長相平平、木訥的我在找了無數家飯館后,終于被一家牛肉拉面館錄用。

  具體工作是每天早上7點準時到店里打掃衛生,燒水,賣早點,中午賣炒菜,拉面拉到晚上12點,工資每月240元。有這樣一份管吃管住的工作,我還有什么可挑剔的呢?我很知足,每到晚上,躺在床上,聽著外面漫天飛舞的風沙拍打著窗戶,看著紅腫的雙手,想到每月存200元,干5個月后就可以給我那可憐的父母寄1000元錢時,便會無聲地笑,在恍惚中睡去。而我的計劃在4個月后被打亂了。

  常來我們店吃飯的王老板說他自己其實就是開酒店的,我的沉默寡言、勤快、踏實被他看在眼里,有一天,他問我是否愿意到他店里工作,工資300元。我當然愿意,也許有人會說我見錢眼開,60元就看在眼里了,那是因為他們不知道,把一塊錢當成兩塊錢花是多么高深的學問,是何種難言的無奈。他們不會懂,那些被父母呵護、飯來張口、衣來伸手的人永遠都不會懂,這就是生活,真正的生活。

  在我點頭后,我就成了這個寧夏邊陲小鎮上最大一家酒店的員工了。以前,每當我閑暇路過那種高層建筑時,當我看到那幾個金光閃閃的招牌時,就有種眩暈的感覺。其實,它只不過是幢兩層小樓,只因為它周圍全是土坯房,它就有種鶴立雞群的感覺。而今,我終于也能從容進出其中,即使是一名小小的洗碗工,我很快樂。我告訴自己,我要更努力地干活,努力掙錢。我沒想到,我的努力被另一個人看到了。



  他是后廚的廚師長,比我大3歲。平時很少和我們這些小工娃說話,他比我還沉默。除了炒菜,就是看關于做菜的書,我很敬畏他。敬的是因為他只比我大一點,卻能做這么了不起的工作,畏的是他的不語,在生意高峰期時,打雜的稍有一點跟不上,他銳利的眼睛便會瞟來,比罵你還難受。在這種緊張矛盾的環境中度過了一個月,我發現自己洗碗的速度比以前提高了,也很少損壞餐具。沒有任何人知道,這一切與他的嚴厲有關。

  轉眼到了八月十五,那天餐廳聚餐,每人發兩個月餅、兩個蘋果,東西雖然不多,但也足以使我們這些打工的外鄉人感動,那天,我們喝了很多酒,雖然我是第一次喝酒。當那種看上去晶瑩透明的水流進身體后,竟像火般燃燒起來。

  大家都向坐在中間沉默喝酒的他敬酒,并說“生日快樂”什么的。我才知道那天是他的生日。太突然了,我竟然一點都不知道,更沒有準備禮物給他。無奈,我端起酒杯對他說了聲“生日快樂”,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  當陽光照進我們的宿舍時,我才醒來。掙扎著起來,頭好痛,床邊的小桌上放著一碗小米稀飯,碗下壓著一張紙條:“好好休息,假已請好,勿擔心,趁熱吃飯。段。”頭腦轉了幾下才清醒過來,那張紙條讀了好幾遍才明白,原來他來過了。看著還冒著熱氣的稀飯,淚水模糊了雙眼,是感激還是什么,我自己也說不清。

  下午,我沒上班。恍惚中想起昨天是他的生日,咬咬牙,從兜里掏出本來打算買化妝品的50元錢。好奇怪,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,我變得愛照鏡子,看到前廳服務員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就羨慕,這個月工資發了后就給自己留了50元,準備買那盒我看了好久的護膚霜,再買一支唇膏,嘴都裂口了。

  我在街上轉了一圈,卻不知買什么好。我從來沒給別人送過生日禮物,禮品店里禮物不是很多,看著也不漂亮。但擺在柜臺上的那艘金色的帆船挺顯眼的,對,就買它了,既漂亮又有意義。一問價錢,令人咋舌,整整60元啊。好說歹說,我都急得快哭了,老板才同意以50元的價格賣給我。當那船被漂亮的包裝紙包裝好后,我還特地選了個粉色的蝴蝶結。老板笑著說:“小丫頭,送給男朋友的吧?”我的心突然跳得很快,臉一下子覺得好熱,拿起東西,扔下錢就跑了。

  當晚上我把禮物送給他時,心跳再一次加快。他愣了一下,然后笑了,我才發現他笑起來是那么好看。他打開包裝發現那艘船時,就問:“為什么送這個?為什么?”“我也不知道,只覺得它大,闊氣,還有祝你一帆風順。”



  當我支支吾吾把這句話從嘴里擠出來時,我知道我的臉又紅了,因為好燙。他說:“謝謝,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禮物。”我抬起頭,看見他眼里竟充滿了淚水,我慌了,不知該怎么辦。他突然大笑起來:“晚上,請你們吃飯。”他出去了,一會兒就聽見大家嘻嘻哈哈的說笑聲。

  又是酒,如果說昨晚是思鄉酒,那么今晚是什么呢?遲到的生日慶祝?那天,我們喝了很多酒,說了很多話。我們已經認識3個月了,但這3個月說的話都沒有今晚的多。漸漸地,大家都走了。只有我們倆了,我看他喝的也不少了,就準備扶他回去休息。

  誰知他突然抱住我:“玲,你不要離開我,不要,我家是很窮,我媽有病,可我愛你啊。”我愣住了,從前只是聽別人說過他有一個漂亮的女朋友,分手了。那個叫玲的女孩傍了一個大款,僅此而已。卻不知他身上竟背負著這么大的傷痛,家境貧寒,親人病重,女友離去,人生還有什么能比這更悲慘呢?

  但我不是玲啊,我努力想掙脫他的胳膊,誰知他越抱越緊。忽然,他的唇壓過來,那么熾熱。我感到天旋地轉,無力反抗,只有任無聲的淚滾落……我哭著跑出來時,發現月亮格外圓,格外亮,而我卻在這個月圓之夜把自己交給了這個我說不出感覺的男人。我不知道自己的眼淚是為他還是為自己而流。

  以后的日子,我們儼然成了大家眼中羨慕的一對,他對我很好,可我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。我不知道我們的結合到底意味著什么,他還是愛玲的,每次我們在一起,他更多的是沉默,當我凝視他,咬著牙克制住幾欲落下的眼淚,盡量平靜地問他是否真的愛我時,他的眼神是飄忽的、躲閃的。

  半年內,傻瓜似的我躺在冰冷的手術臺上兩次,除了醫生蔑視的眼光,手術器具無情的損傷,我什么也沒得到。我的體質急劇下降,體重減輕,那都是因為手術后第二天我就拖著身體上班的結果。

  沒有一個人知道,當晚上疼痛襲來時,我只有無聲地哭泣。他也痛苦,但不是為我,當他再一次喝醉,摟著我,嘴里不停地呼喚:“玲,我愛你,不要離開我。”我突然感到很可笑,我算什么呢?我只是一個替代品罷了,看著熟睡中的他依然眉頭緊鎖,也許此刻,在夢里,他仍在尋找他的玲吧。

  收拾好行裝,回頭看著熟悉的環境,陌生的他,我淚如雨下,我的愛情還未曾看見陽光就已夭折了。我的下一站會是哪兒?我走了,沒有道別。
現在還有影陪小姐嗎?2.對你吹拍人,最可能背叛你。傷你最深的人,一定是你最愛的人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